台北清潔公司

關於部落格
台北清潔公司
  • 2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獐子島居民曝播苗摻假鏈條


2014年11月8日,獐子島深海養殖區,工人乘坐大貨船,將扇貝苗撒向海裡。新京報記者 秦斌 攝
  最近兩周以來,資本市場上最大的難題,是解答“獐子島的扇貝去哪兒了”。
  10月30日,大連獐子島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受北黃海冷水團異常等災害影響,公司超過100萬畝海域內的蝦夷扇貝絕收,今年前三季度將巨虧8億元。11月6日,證監會宣佈,正在對獐子島的相關情況進行核查。
  “造假”、“藍天股份第二”,資本市場上對獐子島的質疑不斷。新京報記者近日實地走訪發現,獐子島周圍島嶼的扇貝養殖業,並未遭受冷水團的影響。
  記者接觸到的部分居民稱,他們並不同意冷水團致災的說法。“絕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他們稱,播苗和採購環節均有造假。獐子島鎮官員及公司高管否認造假,承認管理方面有問題。□新京報記者 尹聰 大連報道
  居民被告知“不要亂說”
  獐子島鎮的居民擁有居民和上市公司股東的多重身份。但當面對獐子島集團的巨虧疑案時,多數人顯得“小心翼翼”
  “獐子島集團這次要是倒了,我們老百姓該怎麼辦?”11月7日,獐子島上的一位村民說。
  連日來,在這個大連以南104公里的海島上,村民之間的話題,總繞不開有關獐子島集團的現狀和命運。無論是在早晨6點的客運碼頭站,還是村民夜晚在家看電視時。
  事情緣起於10月30日獐子島集團的公告。當日,這家上市公司發佈公告稱,對105.64萬畝海域的蝦夷扇貝放棄採捕,進行核銷處理;另對43.02萬畝的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經一系列會計處理後,今年前三季度,獐子島集團將虧損8.12億元。
  在獐子島鎮的幾位官員看來,村民關心獐子島集團巨虧,屬分內之事,“畢竟鎮上的每個人,都是獐子島集團的股東”。
  公開資料顯示,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是獐子島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另有褡褳、大耗、小耗三個經濟發展中心,也位列獐子島集團前十大股東。四者均屬於集體所有制企業。其中,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由獐子島鎮政府出資設立,另外的三個經濟發展中心,則由對應的三個村委會持有股權。換言之,即獐子島集團的實際控制人,為獐子島鎮政府。
  公開報道顯示,獐子島集團未進行產權改革前,屬集體公社。有村民追憶,他20歲左右就為公社出海捕撈,“起早貪黑,甚至差點死在海裡”。
  據獐子島鎮集體經濟管理委員會主任張敏介紹,目前全鎮1萬多名居民,每年每人均可收到1400元的股權收益金。此外,一些老年人,每月還能拿到700元的退休金。張敏稱,這部分資金,均系從獐子島集團分紅而來。
  由此,島民們擁有了多重身份——既是獐子島鎮的居民,又是上市公司獐子島集團的股東,有的還是獐子島集團的職工。
  但對百萬畝海域絕收這樣攸關切身利益的事情,島上居民的討論“小心翼翼”。數名村民私下告訴新京報記者,“不能亂說話”。一位獐子島集團員工的家屬則稱,公司內部也下達了“封口令”。
  “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11月4日,記者欲向一位身穿藍色制服的獐子島集團員工咨詢時,該員工趕緊擺手說。而一位村民在接受採訪前,首先約定“不要詢問姓名”。還有一位村民,把受訪時間定在了晚上10點多。
  在村民看來,島上緊張的空氣是“由上面製造”。11月4日,一位村民稱,他剛從村裡開會回來,“會議精神是,不能傳謠,要傳播正能量”。
  連日以來,獐子島電視臺在電視里播放《海島新聞》。新聞的主要內容是11月2日鎮政府組織召開的會議。參會人員包括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居民代表,以及一些獐子島集團的老員工。
  “任何投資都是有風險的,要少一些指責,多一些包容。”一位獐子島鎮政府的主要領導號召說。另一位官員在講話中稱,“獐子島集團如果從此以後一蹶不振了,那對誰有好處?”幾個與會代表先後發言稱,“不能怨恨哪一個人”,“只要齊心協力,不說8個億,就是18個億,也能奮鬥回來”等。
  11月4日下午,獐子島廣播電視臺還播放了一段“應對媒體”的講座視頻。其中的一段內容為“應對媒體時應掌握的技巧”,比如“有些事可以講,有些事是可以不講的”。
  “我們沒有捂著蓋著,也不怕說。”11月7日,當被問及鎮政府是否下過封口令時,張敏回應稱,鎮上只是告訴老百姓,“冷水團的事情搞不懂,先不要亂說,不要亂給媒體講”。
  “冷水團”疑雲
  “冷水團”被獐子島集團認定為導致百萬畝海域絕收的禍首,但不少居民、養殖戶均表示從未聽說過冷水團。與獐子島播種海域鄰近的島嶼也未出現因冷水團影響產量之事
  “冷水團發生異常”,在10月31日的災情說明會上,被獐子島集團認定為導致百萬畝海域絕收的禍首。
  獐子島集團曾向投資者“科普”,黃海冷水團指夏季位於黃海深底層的低溫水體,其主要特征溫度低且溫差大,鹽差小。
  “我跟大海打了五六十年的交道,從來沒見過冷水團。”一位年長的村民稱。一位七八十歲的村民說,他乾過養殖扇貝苗種、出海捕撈等各種工種,“哪裡有過冷水團?”
  新京報記者在獐子島以及周圍島嶼,隨機採訪過十多位居民、苗種養殖戶和漁業工人,年齡層次涵蓋二十歲至八十歲。絕大多數人均表示,生平從未聽說過冷水團。只有一個人說,他以前聽說過冷水團,“大概是在上世紀80年代”。
  “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冷水團。”獐子島鎮黨委宣傳委員趙志衛說,獐子島集團出事後,他把冷水團的特征回家描述了一下,“家裡老人說確實存在這種現象”。
  “以前老百姓可能見過冷水團這種現象,但不知道叫什麼。”趙志衛說。
  10月31日的災情說明會上,獐子島集團的高管形容稱,冷水團來得突然,來得巨大,“幾十年一遇”。而獐子島鎮黨委書記石敬信稱,根據獐子島鎮所在的長海縣政府的信息,長海縣“其他區域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受災情況”。
  檢索地圖可知,獐子島以北是大、小長山島,二者之間的直線距離約20公里;獐子島以東為海洋島,二者之間的直線距離近36公里。
  一位長山島的扇貝養殖戶向新京報記者稱,他周圍的養殖戶均沒有受到冷水團影響,相反“今年的扇貝長得肥,量也多,可能是最近幾年收成最好的年份”。
  今年7月20日,長海縣政府官網刊文稱,小長山鄉的蝦夷扇貝養殖進入收穫期,預計年內產量同比去年增產三到四成。
  據當地人介紹,大、小長山島養殖蝦夷扇貝的方式與獐子島存在差異,前者主要以浮筏養殖為主,集中在較淺的海域;而獐子島主要是深海底播蝦夷扇貝。
  按照獐子島集團的說法,黃海冷水團主要盤踞在50米等深線以下。
  與獐子島底播方式最接近的,是海洋島。據海洋島所在的海洋鄉政府一位負責人介紹,海洋島上,蝦夷扇貝的底播養殖,主要是由一家叫做海洋島水產集團的民營企業經營。海洋鄉政府內的底播海域分佈圖顯示,海洋島水產集團的底播海域,與獐子島集團的海域接壤,部分海域還“犬牙交錯”。
  海洋島水產集團一位養殖負責人拒絕了記者的採訪。他稱,一直以來,兩家企業都是同行業主要的競爭對手,“在這個關頭,對獐子島的事情不方便評價。”但一位捕撈扇貝的工作人員稱,今年海洋島集團的扇貝捕撈量,較為可觀。
  前述海洋鄉政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從網上看到獐子島受災的消息後,趕忙與海洋島集團進行了溝通,得到的反饋是“海洋島集團2012年底播的扇貝,今年收成非常好;2011年底播的扇貝,雖然產量有所下滑,但沒有像獐子島那麼嚴重”。
  而此次獐子島絕收的海域中,既包括119萬畝2011年的底播海域,又包括2012年的底播海域29.56萬畝。
  一份數據顯示,海洋島集團2012年的底播扇貝,畝產約40公斤。另據海洋鄉一位主管海域使用金的官員透露,截至目前,海洋島集團沒有上報過災情,也沒有申請過減免海域使用金。
  獐子島官員否認投苗摻沙
  有部分獐子島居民認為,2011年底播時所投的苗種里,摻雜了石塊和沙子,但獐子島鎮官員否認了這一說法
  比起獐子島集團將絕收原因歸咎於“冷水團”,部分獐子島居民認為,此次百萬畝海域“顆粒無收”,“絕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冷水團一說,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一位長期關註獐子島集團的當地居民稱。
  據《第一財經》報道,11月3日,有獐子島集團的捕撈隊員稱,2011年底播時所投的苗種里,摻雜了石塊和沙子,“2011年底播的苗,有40%的水分”。
  十多位獐子島居民和前員工,亦向新京報記者表達了“投苗摻假”的觀點。一位與獐子島集團員工接觸密切的居民稱,外界所傳“宣稱投1000只苗,實際只有200只”的說法,所言非虛。
  據瞭解,獐子島底播蝦夷扇貝的苗種,是在每年的11月至12月進行。獐子島鎮一位黨委副書記稱,每年獐子島集團和鎮上,都會組織上千人參與“底播大會戰”。
  新京報記者在獐子島採訪期間,正值獐子島集團在部分近海底播苗種。記者獲准乘坐一輛快艇,參觀了底播過程。
  趙志衛介紹稱,底播苗種的大型船隻,主要是獐子島集團從福建等地租賃。而在海洋島時,一名底播工人稱,他們的底播船亦受雇於獐子島集團,是由山東榮成趕來的。
  底播之前,數艘漁船先將收好的苗種,運送至底播船。而這些苗種被盛放在一個白色的筐里。待收集到足夠量的苗種後,底播船開向底播區域。開至指定海區,幾名底播工人搬起白筐,將扇貝苗種倒進海裡。前述底播工人稱,一艘船上有十幾個工人,他們往往從下午開始工作,直到晚上10點多才能結束。
  有統計顯示,一艘底播船一天的底播面積可達2000畝,底播苗種數量超過1000萬枚。
  “底播這麼大的工程,參與的人數非常多,怎麼可能作假?”前述獐子島鎮黨委副書記稱。趙志衛則指著盛放苗種的白筐說,筐子周圍都有網眼,“摻了沙子的話,肯定就漏出來了”。
  近日,獐子島董秘孫福君否認了“投苗摻沙”的報道。更早的10月31日,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稱,底播苗種數量,“有據可查,有據可依”。
  扇貝絕收被指禍起內部
  據當地居民稱,苗種摻沙,始自公司內部的採購環節,其中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對此,獐子島鎮集體經濟管理委員會主任張敏稱,絕收事件中有管理方面的原因,但各個環節占比多少尚無法確定
  獐子島接連否認投苗過程中摻沙,意在回應外界對其“公司層面套取募投資金”的質疑。據十餘位當地居民稱,苗種摻沙,始自公司內部的採購環節。
  近日,接受新華社專訪時,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稱,2011年底播的苗種,公司自己培育的占10%;從旅順、海洋島、大長山、小長山等地養殖戶處採購的,占90%。
  綜合當地居民的說法和公開報道,海洋島向獐子島集團供應了相當部分的苗種。多位當地人指稱,2011年前後,在海洋島負責收購苗種的,為吳厚剛的弟弟吳厚記。資料顯示,吳厚記時任獐子島集團養殖事業一部副總經理。
  2012年,《每日經濟新聞》曾報道,扇貝苗種採購環節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報道稱,收購苗種的業務人員,與養殖戶達成私下協議,“每個筐里都壓著磚頭”,“每1億元的苗種,實際可能只有6000萬”。
  海洋島的一位個體養殖戶孫明(化名)稱,他聽說過此類事件的發生,“2011年前後,底播船上只有幾個獐子島的正式員工,其他的都是外來的勞務人員,一些事情比較好操作”。
  據孫明介紹,由於扇貝苗個頭小、收購量大,獐子島收購苗種時,往往採取抽檢的方式,“比如抽出一筐的苗種,數一下有多少合規的,以此為標準,數數一共有多少筐,乘起來就是整體的數量。”
  綜合多位受訪對象的說法,如果養殖戶打點好與收苗人員的關係,收苗人員會專挑養殖戶事先安排好的苗種筐進行抽檢,並多計算合規數量。
  對一些“註定”被抽檢不到的苗種筐,養殖戶在筐的底部放上沙子、海菜等異物,“濫竽充數”,“反正這些抽檢不到”。
  孫明說,底播船結束收購苗種後,從海洋島出發行駛五六個小時,才能到達底播海域,“這時已經是晚上了,苗種往海裡一倒,裡面究竟有什麼,誰都不知道了”。
  另一位養殖戶有親身經歷。該養殖戶稱,2011年前後他賣苗種時,同樣是一個計量單位,“獐子島的收購人員,只給我計30多只苗種合格,而別人家的卻能達到100只以上”。
  至於這些“潛規則”如何操作,當地一位消息人士張光(化名)說,他曾目睹海洋島養殖苗種的老闆,宴請獐子島集團負責收苗的業務人員,“飯後還前往了娛樂場所”。
  一位獐子島集團的前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他的一位親屬曾參與過收苗,“底播船停下後,就有養殖戶主動送上中華煙,甚至是現金”。
  在張光看來,2011年的收苗環節存在貓膩,已是整個獐子島“公開的秘密”。
  公開報道顯示,海洋島的一位養殖大戶,2011年向獐子島集團銷售了2000多萬元的苗種。新京報記者致電該養殖大戶,在表明記者身份後,該養殖戶隨即掛掉了電話。
  前述海洋島鄉政府負責人,對當地養殖戶向苗種里摻雜物的事情,稱“不知道詳情,但有所耳聞”。據該負責人瞭解,最近兩年,獐子島集團在海洋島上負責收購苗種的管理人員,“幾乎全換了”。
  據記者瞭解,眾多獐子島居民所詬病的“採購貓膩”一事,集中爆發於2011年前後。而本次絕收的百萬畝海域,正是在2011年底播。
  11月7日,獐子島鎮集體經濟管理委員會主任張敏說,平日里,他也聽到過周圍群眾對“採購環節”的議論。
  “沒有問題是不現實的。董事長也承認,這次絕收事件中也有管理方面的原因。”張敏稱,至於管理方面的問題,到底是出在苗種收購環節還是底播環節、各個環節占比多少,尚無法確定,“以後相信有關部門會進行調查處理。”
  “這次導致絕收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冷水團。”張敏說。
  ■ 延伸
  中科院海洋研究所澄清:“定災證明”實為會議紀要
  稱會議紀要未涉及災害和扇貝死亡問題
  作出“冷水團異常”結論的,是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根據獐子島10月31日出具的公告,“經過交流和討論,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專家對獐子島海域底播蝦夷扇貝畝產下降的原因達成共識。”
  公告顯示,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認為,2014年1月至8月,北黃海冷水團強度減弱,水溫日變幅度加大,較大的水溫日變幅會對蝦夷扇貝的生長、存活產生影響。該分析被獐子島引用為“存貨核銷和計提跌價準備”的最主要依據之一。
  11月7日,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相關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稱,“對獐子島提到的定災證明,我們的解釋是,這隻是一個會議紀要,因為不管是學術會議、項目會議都是有會議紀要的。會議紀要裡面說得很清楚,沒有涉及災害,也沒涉及扇貝死亡情況。”
  外界質疑,長期以來,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與獐子島合作密切,由其為“冷水團”背書有失客觀性。
  新京報記者查閱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官網發現,雙方有很多項目合作。
  本次絕收事故發生前的9月13日,獐子島與中科院海洋研究所達成了“海洋生態養殖聯合實驗室二期”項目的合作協議。該項目由合作雙方各出資500萬元。
  此前的2009年至2012年,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以“黃海海洋觀察站建設”項目為支撐的課題研究中,獐子島漁業集團便提供了450萬元的科研經費。更早之前的2008年4月,雙方共同成立了“海洋健康養殖聯合實驗室”,其後更有多項合作項目,連獐子島2010年度的半年工作例會都在海洋所召開。
  11月5日,獐子島公告稱,已收到長海縣政府下發的批覆。“鑒於獐子島集團深水底播海域遭受自然災害、經濟損失超過正常收益60%的實際”,長海縣政府依據相關規定,同意免收獐子島集團深水底播受災海域的海域使用金3500萬元。
  11月6日,長海縣政府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作出免收決定,是依據財政部、國家海洋局出台的《海域使用金減免管理辦法》第五條第三款之規定。該規定稱,遭受自然災害或者意外事故,經核實經濟損失達正常收益60%以上的養殖用海,可依法減免海域使用金。
  新京報記者向該負責人提出,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已否認“出具的會議紀要可作定災證明”,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如何認定獐子島確實遭遇了自然災害?該負責人稱,“這個情況我不瞭解”。
  新京報記者 尹聰 郭永芳  (原標題:獐子島居民曝播苗摻假鏈條)
繼續閱讀

安徽廣播電視臺原台長張蘇洲被查 卸任僅3個月



安徽廣播電視臺原黨委書記、台長張蘇洲
  人民網合肥10月29日電(記者 常國水)據安徽省紀委監察廳網站消息,安徽廣播電視臺原黨委書記、台長張蘇洲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張蘇洲,1953年12月生,江蘇人。曾任中共安徽省委外宣辦副主任、省委宣傳部新聞管理處處長,2003年起任中共安徽省委宣傳部副部長,2006年4月起任安徽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兼省廣播電影電視局局長、安徽電視臺台長。2010年12月23日,任安徽廣播電視臺黨委書記、台長、總編輯。2014年7月24日下午,安徽廣播電視臺召開處級以上幹部會議,在此次會議上,張蘇洲正式卸任安徽廣播電視臺台長、黨委書記、總編輯職務,提名為安徽省政府參事。
(編輯:SN117)
繼續閱讀

甘肅啟動百城禁毒會戰


  法制網蘭州10月12日電 記者 周文馨 9月11日,甘肅省公安廳啟動全省公安機關百城禁毒會戰,將以蘭州、臨夏兩個市州和12個縣區為重點,組織開展為期半年的以打擊外流販毒、堵截毒品入境內流、打擊區域性販毒網絡、萎縮吸食毒品群體、打擊合成毒品違法犯罪、打擊網絡吸販毒等為重點的毒品違法犯罪活動。據瞭解,今年以來,甘肅公安機關嚴厲打擊各類毒品違法犯罪活動,實現破大案和打零包雙豐收。截止9月底,共查處吸毒人員6800多人次,破獲毒品犯罪案件2000多起,其中破獲千克以上案件30起,抓獲犯罪嫌疑人2200多名。  (原標題:甘肅啟動百城禁毒會戰)
繼續閱讀

“伊黎”強攻敘邊境重鎮 土耳其嚴陣以待(圖)


  
  6日,土耳其坦克駐守在土耳其和敘利亞邊境,關註敘利亞庫爾德武裝與極端組織武裝作戰
  極端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簡稱“伊黎”)6日繼續進攻敘利亞北部邊境重鎮科班,與庫爾德武裝激戰一天后占領三處區域,7日向西南方向推進。一些分析師認為,一旦“伊黎”徹底占領科班,將控制數百公里的敘土邊境,繼而向土耳其滲透和蔓延。目前,土耳其軍隊已在距離邊境1英里地區部署大量坦克,士兵也已經進入戰鬥狀態,隨時準備開火。
  作為敘利亞第三大庫爾德人聚居地,科班距離土耳其邊境僅數百米,如今成為“伊黎”爭奪的戰略要地。經過三周圍城,“伊黎”最近兩天發動新一輪猛攻和一波自殺式爆炸襲擊,攻入科班城內。而庫爾德武裝同樣採取自殺式襲擊還擊。20多歲的庫爾德女戰士阿林·米爾金5日對科班東郊一處“伊黎”陣地發動自殺式襲擊,向正在集結的極端武裝人員投擲數枚手榴彈,隨後引爆炸葯,與敵人同歸於盡。另一條戰線上,“伊黎”武裝成員6日在敘利亞東北部另外一處庫爾德人聚居地哈塞克鎮連續發動兩起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說,至少30名庫爾德武裝成員和安保官員身亡。不過,與極端武裝相比,庫爾德武裝人數少,裝備差,數量有限,難以有效抵禦“伊黎”的猛烈攻勢。科班的庫爾德武裝發言人說,已經要求全部平民撤離,大約2000人已經離開城鎮。統計數據顯示,迄今已有18.6萬當地居民越境逃往土耳其躲避戰亂。
  “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7日說,美軍及其盟友部隊6日晚至7日晨間在科班東部和東南部邊緣發動新一輪空襲。不過,一名當地庫爾德人說,本次空中打擊定位不夠精準,“伊黎”武裝並未在那一地帶活動。據新華社
  (原標題:“伊黎”強攻敘邊境重鎮 土耳其嚴陣以待(圖))
繼續閱讀

亞運會餐盒檢測出沙門氏菌 部分運動員午飯受影響_fin


  央廣網北京9月24日消息(記者莊勝春)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亞運賽場激戰正酣,但是賽場內外的吐槽聲也不絕於耳。有媒體報道,無論是代表團還是媒體,對東道主的批評聲都此起彼伏,班車晚點、場館停電、運動員村伙食差……韓國作為一個有過亞運會、奧運會、世界杯足球賽舉辦經驗的國家,組織工作出現諸多瑕疵,讓人難以理解。
  而在內部人士眼中,除了經驗欠缺,組委會在硬件與軟件投入比例上,也不合理,仁川方面把錢主要花在場館建設上,不得已只能儘力壓縮賽事運行服務方面的開支。
  如果只是節儉辦會、條件有限也就算了,最新賽場上又爆出過期盒飯、飯盒檢出沙門氏菌這樣的食品安全問題,讓人懷疑韓國人是不是節儉過了頭。
  韓國SBS電視臺23號報道稱,雖然韓國以前舉辦的奧運會和世界杯賽也出現過問題,但都還說得過去,可是仁川亞運會出現的問題卻讓人無法置之不理。
  三無,首先是“無服務”,比如,有志願者吃過期盒飯的消息,有志願者因待遇差而中途退出的消息,也有認為有些志願者不能有效解決運動員們的問題,有些則為了跟明星合照而擅離職守的消息。
  至於無“車”,媒體報道說,雖然配給車輛不少,但是車輛調度卻並不合理。據報道有運動員足足等了三個小時才坐上班車,對訓練和比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雖然平時沒有問題,但一到高峰期,車輛供給就會明顯不足,各代表團急得跳腳的情況不止一兩次。這一點記者有所體會,的確在車輛的配給上不是非常方便。
  還有“無肉”,儘管亞運運動員村的自助食堂夠大,能同時容納3500人,有超過500種包括雞肉、牛肉在內的菜品。但仍有不少外國選手抱怨說“沒有肉”,儘管他們這裡說的“肉”其實是指牛排。一些需要大量體力消耗的專項運動員抱怨說:“其他運動會都會提供牛排,為什麼這裡沒有?”
  更要命的是,比如,韓國KBS電視臺22號上午披露,仁川亞運會組委會原本為射擊、擊劍和舉重等項目的比賽場配送的午餐餐盒內檢測出了可以引發食物中毒的沙門氏菌,檢測結果出來後,這76個餐盒被全部廢棄。沙門氏菌有時候會引起的急性傳染病,臨床表現主要分為胃腸炎型(即食物中毒)、傷寒型、敗血症型及腸道外局竈性感染。查出他來,可是夠嚇人的。
  受此影響,在場內的數十名射擊和舉重選手只能在附近食堂用餐,而擊劍運動員們則暫食組委會提供的麵包、牛奶和香蕉作為午飯。
  據報道,如今組委會已經更換了餐飲公司,並加強對亞運會期間的食品安全管理,哪怕只有一份盒飯不合格,也不會支付餐飲公司一分錢費用。
  韓國SBS電視臺表示,距亞運會閉幕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仁川亞組委對這些意見置之不理是絕對不行的,必須儘快做出改善。  
  之前的一些賽事安排和訓練安排,是出過一些披露,有人認為組織方經驗不足、能力不夠。記者接觸了一些運動員和記者,的確有一些抱怨。比如這兩名來自西亞的運動員:
  運動員:總體來說還可以,沒有無線網絡,冰箱、空調,什麼都沒有。
  運動員:床不舒服,網絡也不行,有點混亂。
  還有這名參加過廣州亞運會和多項賽事的媒體人:
  媒體人:相對而言比較簡單,住媒體村的嘛,環境比廣州肯定要差一點,跟我們自己全運會上次在沈陽也要差一點,吃的因為這邊主要就是早餐,還算比較正常,沒什麼很大的不一樣,或者簡單,或者複雜,或者說多少,還行吧。
  我們知道,承辦一屆綜合性運動會,食、住、行都是準備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仁川在這三個方面交出的答卷似乎沒有一份,能讓人滿意。
  亞奧理事會終身名譽副主席魏紀中認為:運動員村伙食不好,可能與組委會經費有限有關。這樣說並非沒有根據。早在本屆大賽開賽前,韓國仁川市長就直言,由於承擔高昂的辦賽成本,仁川的經濟已經碰到了麻煩。辦賽方要省錢,精打細算無可厚非,但主辦方沒搞清楚什麼可以省,什麼不能省。一次高規格的體育綜合賽事,有一些必須做到位。比如吃,在某種程度上,這直接決定了運動員的比賽成績,因此歷屆大型運動會都非常重視運動員伙食。中央台體育評論員梁悅曾參與多屆亞運會報道,對於歷屆亞運會的組織管理工作有所瞭解,對於這屆仁川“節儉辦亞運”他也有自己的看法。
  梁悅:亞奧理事會對亞運會的舉辦規格、規矩並不是非常嚴格,不像奧運會。任何一項賽事的安排都有非常嚴格、細緻的規定。亞奧理事會可能也考慮到亞洲國家的經濟狀況,所以沒有特別嚴格的限制,因此各個國家在舉辦亞運會的時候,各方面情況也根據他自己國家的財力不同有所不同。給我印象比較深的一個是1990年北京亞運會,咱們國家辦亞運會肯定各方面都考慮很周到,很細緻。還有一個就是2006年的多哈亞運會,多哈亞運會最主要特點是,完全按照奧運會的規模辦的,各個方面都是按照奧運會的標準來進行的。在2006年多哈亞運會之後,亞運會也好,其他,亞洲、包括我們國內的一些賽事也都按照這種規則去舉辦。但是到了仁川亞運會,好像又把這個格給降下來了。
  我覺得節儉辦亞運理念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有一個基本點,賽會的安全和運動員的身體健康的狀況首先要保證。不管辦什麼樣的體育大賽,運動員是主體,運動員的安全、運動員的健康沒有保障,這個賽會的舉辦恐怕很難說它是一個成功的賽會。我覺得再省也不能省掉安全和健康的這兩點,仁川在這一點上可能確實是有一些做法是值得商榷。雖然亞運會剛開始沒幾天,這種情況問題出來以後,組委會應該做出一些調整。  (原標題:亞運會餐盒檢測出沙門氏菌 部分運動員午飯受影響_fin)
繼續閱讀

逮野生壁虎賣錢也違法


  昨日,一則“臨澧縣警察當街打人,有圖有真相”的網帖在網上熱傳。網帖稱,9月9日,湖南省常德市臨澧縣第一完全小學門口,一年輕媽媽騎自行車送小孩上學時,不小心剮擦到該縣一警察的車。該警察不由分說,下車當著小孩的面抓住孩子媽媽就打。
  網帖圖片中,一名身著藍色警察制服、黑褲的男子,身材魁梧,大庭廣眾之下使出專業擒拿手:右手拽著一位女子的右手臂,左手將女子頭部摁向地面。女子彎腰向前傾。女子身旁背著雙肩包的兒童,雙手抹著眼淚。不遠處,有數十名路人駐足圍觀。
  事件引起網友憤怒。昨日16時許,臨澧縣委宣傳部對此事做出回應。
  回應稱,經調查,9月9日7時30分許,周女士推一輛自行車送其小孩到縣一完小讀書時,在一完小大門前,與剛好駕駛私家捷達車路過的朱三寶(男,34歲,2014年部隊轉業待安置士官,臨澧縣公安局安福派出所協警)發生輕微碰撞,兩人因口角糾紛發生相互拉扯。
  爭執中,兩人均有不同程度的皮外傷。兩人在拉扯過程中,朱三寶一手拉住周的手,一手卡住周的脖子,將其拉到路邊,動作粗野。隨後,兩人被過路的安福派出所民警帶到安福派出所進行處理。
  當地官方對此回應稱,涉事協警兩次登門道歉,已獲對方諒解。與此同時,當地公安局認為,作為協警,身著協警制服,其粗暴行為嚴重影響形象,傷害了人民群眾感情,決定將其開除,並收回協警制服,並對負有業務指導和管理責任的安福派出所全局通報批評。Y據新京報  (原標題:湖南協警當孩子面“擒拿”母親警方將其開除)
繼續閱讀

武警手執五星紅旗入場 少年兒童合唱團演唱國歌


  央廣網南京8月16日消息 八位來自江蘇武警總隊南京支隊的儀杖兵手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五星紅旗,正步入場。伴隨著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是由南京市380名平均年齡只有15歲的青年和少年兒童組成的合唱團演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原標題:武警手執五星紅旗入場 少年兒童合唱團演唱國歌)
繼續閱讀

阿克蘇地區環境質量好於往年同期


  天山網訊(通訊員呂娜 張雷 徐達劍報道)8月13日,筆者在阿克蘇地區環保局採訪時獲悉,今年上半年,阿克蘇地區環境質量總體較去年同期好轉。
  阿克蘇地區環境監測數據統計顯示,上半年,阿克蘇地區除柯坪縣外,其他各縣(市)城鎮地下水飲用水源地水質各項指標均達到國家地下水質Ⅲ類標準,水質滿足集中式生活飲用功能;阿克蘇地區境內11條河流19個斷面水質均在國家《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Ⅰ-Ⅲ類標準範圍內,4座水庫5個斷面水質均達到國家《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Ⅲ類標準,水質良好。
  阿克蘇市城市空氣Ⅰ、Ⅱ級優、良天數為75天,空氣優良率為41.5%;Ⅲ級(輕污染)-Ⅴ級(重污染)天數為106天,占58.6%;與上年同期相比,城市空氣優良率上升了1.6個百分點。阿克蘇市交通噪聲平均等效聲級65.7分貝,質量類別為好,較上年同期上升了1.3分貝;各功能區噪聲與上年同期相比,除3類工業區噪聲值有所增加外,其餘各功能區噪聲均略有降低,聲環境質量整體有所好轉。
  今年以來,阿克蘇地區環保部門按照“應關盡關、應治盡治”的原則,在對轄區各類排放污水、廢氣污染源全面梳理的基礎上,分類制定出限期淘汰關停和治理計劃,建立減排目標責任制,制定減排考核方案,嚴格減排措施和減排項目季度督察。各縣(市)環保部門採取更嚴格的措施,堅持新改(擴)建項目排污指標前置審批,原則上從企業本身及轄區等量替代解決。強化對污水處理廠、燃煤電廠脫硫脫硝設施、重點污染防治設施的運行監管,充分發揮減排效能。  (原標題:阿克蘇地區環境質量好於往年同期)
繼續閱讀

省紅會緊急援助魯甸地震災區

<br/>  本報訊 (記者魏薇通訊員侯曉俊)昨日,省紅十<a href="http://tw.adata.com/?action=product_feature&cid=1&piid=105"><span style="color:#666">隨身碟</span></a>字會緊急啟動自然災害救助應急預案,目前已為雲南地震災區電匯10萬元,並收到了首筆救援魯甸災區的捐款。昨日,省紅十字會一邊籌備向魯甸地震災區提供人道救援,一邊電匯了10萬元救災款。省紅十字會兩支具有戶外救援和醫療救援能力的應急救援隊伍也集結待命,隨時準備根據中國紅十字會總會指派,奔赴災區參與救援。昨日上午,山西順風機械設備有限公司將1000元愛心救災款送交省紅十字會,成為首筆對魯甸地震災區的愛心捐款。山西省紅十字會捐款賬號:141000681018010147363開戶行:交通銀行山西省分行五一路支行現場捐款地址:太原市東華門街6號山西省紅十字會聯繫人:省紅十字會賑濟救護部王秀玲徐俊肇捐贈熱線:(0351)3580559; 35805563580783; 3580557  (原標題:省紅會緊急援助魯甸地震災區)<br/>
繼續閱讀

美國國會議員支持以軍事行動 欲增加軍事援助


  中新網7月29日電 據外媒29日報道,近日,美國國會議員正不斷表達他們對於以色列加沙地帶行動的支持,要求美國政府對以色列增加軍事援助。
  當世界其他地區對加沙戰爭表現出恐懼並極力要求停火時,美國國會議員正不斷施壓奧巴馬政府,要求政府不要採取行動制止以色列的軍事行動。
  很多人甚至指責政府稱,政府試圖阻止暴力的行為導致超過1000名巴勒斯坦人喪生,其中大多數是平民,同時還導致50多名以色列士兵死亡。
  眾議院議長約翰·博納28日表示,政府應該“站在以色列這邊,不只是作為觀察員,而要成為強有力的合作伙伴”。
  近日,民主黨和共和黨都要求美國對以色列增加軍事援助。  (原標題:美國國會議員支持以軍事行動 欲增加軍事援助)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